荣丰控股(000668.CN)

荣丰控股3个楼盘苦撑12年 油尽灯枯急转型

时间:20-10-30 07:40    来源:新浪

12年以来靠3个地产项目苦撑,其中一个还常年未开工,荣丰控股(000668)实在不像一个合格的地产商。

今年前三季度,因为销售情况较差,直接导致公司营业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双双下降。

随着在建长春国际金融中心项目交付完毕,公司仅剩重庆慈母山土地储备。尽快收储土地、培育业务新增长点,已经火烧眉毛。

斑马消费注意到,这12年中,公司未曾收购一宗土地或项目,全靠两个项目“输血”。此前,公司已决意放弃房地产主业,拟收购骨科器械龙头企业威宇医疗,公司主业或将再次发生变更。

3项目苦撑12年

在中国房地产行业,荣丰控股绝对是一个很另类的存在。

无论是中国楼市的黄金时代,还是白银时代,荣丰控股(000668.SZ)以不变应万变,就靠手里的3个项目过活。

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公司旗下3个项目——北京荣丰嘉园、长春国际金融中心和重庆慈母山项目,早在2008年借壳“S武石油”时就被置入。

重庆慈母山自2004年拿地以来推进迟缓,北京荣丰嘉园和长春国际金融中心成为公司收入的重要来源。随着陆续交付,公司业绩已难以持续。

今年前三季度,由于物业竣工集中交付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.44亿元、-0.208亿元,同比分别下降88.21%和131.77%。其中,今年第三季度亏损462.36万元,同比下降3099.46%。

不止于今年前三季度糟糕的业绩,最近3年来,公司的业绩一直处于波动的局面。

从房地产销售口径来看,2017年-2019年,分别销售面积2.20万平方米、1.86万平方米和0.34万平方米,实现销售金额2.65亿元、4.04亿元和0.70亿元(均为非结转金额)。

上述同期,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2.70亿元、2.48亿元和4.19亿元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.10亿元、0.09亿元和0.37亿元。

实现借壳之后,荣丰控股在地产领域无所作为,实控人王征的心思游离。

2010年开始,王征收购香港亚视,并成为这家号称亚洲CNN的老板,直到香港亚视在2016年宣告倒闭。

原以为,经此一役,王征会将精力回归到公司房地产主业上来,因为这位名门之后发家靠的就是在上海的“动迁房”业务。

未料公司的业绩依旧平平,在2016年甚至出现营业收入1300万元、归母净利润亏损4094万元的至暗时刻。

靠什么输血?

荣丰控股项目少、规模小、盈利能力不济,导致公司现金流持续紧张。

截至今年9月末,公司货币资金4898万元,同比减少51%,短期借款2.38亿元。同期,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流量净额为-1.023亿元,相较去年同期下降约36%。

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公司的融资主要来自于控股股东盛世达及几家银行。

2020年中报披露,自2019年以来,子公司长春荣丰一直向盛世达借款,2019年累计借款8.50亿元,截至2020年6月,借款余额1.48亿元;2020年4月、5月,长春荣丰再度向盛世达借款2.42亿元,截至2020年6月,上述借款余额2.20亿元。

今年2月,公司董事会批准长春荣丰向吉林银行借款延期合同,截至今年6月,该项借款余额为1亿元;今年上半年,子公司北京荣丰以29套房产抵押,向哈尔滨银行天津分行贷款1.8亿元;荣丰控股向马鞍山农商行申请不超过4亿元的商业承兑贴现业务等。

公司开始将持有的股权资产变现,10月8日公告显示,自去年10月至今,北京荣丰已出售持有长沙银行股票4162.45万股,尚余606股未售。

上述股权是公司在长沙银行上市前获得,媒体报道其初始投资约1484.41万元。

公司三季报显示,公司2019年从长沙银行获取现金分红1395.1万元,该投资收益占公司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的21.31%。

价值数亿元的股权在去年解禁之后,就迫不及待清仓式处理,可见公司有多缺钱。

项目推进慢和回款慢,可能是引发现金流吃紧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重庆慈母山项目、长春国际金融中心项目计划在2009年动工,项目建设周期分别为5年和4年,因各种原因一拖再拖。

2004年,公司子公司重庆荣丰吉联耗资5.66亿元购得占地779亩的慈母山地块,因该地块旁有污水处理厂,需设定安全距离,后被迫退地80多亩。该项目占地面积18.71万平方米,剩余可开发建筑面积为28万平方米。2019年报披露,公司已完成重庆慈母山项目前期准备工作,达到项目启动条件。

长春国际金融中心曾因拆迁导致进展缓慢耽误工期,2020年中报披露,可售面积20.34万平方米,这是迄今公司现有在建项目中最大的收入来源。今年上半年,仅销售365.58平方米,结算金额775.12万元。

转型火烧眉毛

荣丰控股抛售所持长沙银行(601577.SH)的股票,或可暂时缓解自身短期流动性,只剩一个项目储备地块的情况下,找到新的业绩增长点已是火烧眉毛。

这一次,王征看上的是医用骨科植入耗材领域,标的即是医用骨科植入耗材配送和技术服务提供商威宇医疗。

今年5月,东旭光电(维权)(000413.SZ)陷入流动性危机,其将所持威宇医疗45.23%股权转让。其中,30.15%股权以约2.5亿元转让给王征实际控制的盛世达。

启信宝显示,威宇医疗2017年4月在安徽芜湖设立,盛世达、长沙文超、新余纳鼎、宁湧超、农银高投(湖北)及湖北高投云旗分别持股30.15%、30.15%、15.08%、13.30%、9.05%及2.26%。盛世达所获股权已在5月21日完成变更。

5月25日,荣丰控股披露公告,拟筹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威宇医疗100%股权,并募集配套资金。

此次,公司的交易方包括宁湧超、长沙文超、盛世达、新余纳鼎等威宇医疗全体股东。因盛世达直接持有荣丰控股40.81%的股份,荣丰控股收购威宇医疗,构成关联交易。

威宇医疗为何受公司的青睐,直接原因是盈利能力较强。

交易预案显示,2018年至2019年,威宇医疗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.91亿元、15.18亿元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.14亿元和1.39亿元。

而且,威宇医疗主营脊柱、创伤、关节等医药骨科耗材销售及配送,是医用骨科植入耗材细分行业。受益于老龄化等因素,威宇医疗所处行业发展处于持续上升期,最近5年,国内骨科器械行业保持15.5%的复合增长。

因此,威宇医疗相关业绩承诺方也相当豪气:2020年至2023年实现净利润合计7.2亿元。

斑马消费了解到,相比医药流通行业,骨科器械虽然赛道窄,但毛利率高。威宇医疗在骨科医疗器械市场中规模效应明显,被行内认为是细分领域龙头企业。